肚子源圆

微博id@肚子源圆 欢迎互粉~
岁月情长 竹马无双
凯源cp粉在此 我爱山城小竹马

享之千金(P5)

金主文超级无敌带感啊!

Ms HighCold:

可看可不看




王俊凯开门问怎么回事,管家悄声说:“先生,林少爷在楼下,已经等了三个小时了。”


“哦。他啊。”王俊凯微微皱眉,正要交待人管家去处理,就听到楼下的响动,听保姆的意思,好像是林逸良将水撒了,泼了一身。王俊凯往前走了两步,扶着木栏向下一望,正好对上林逸良看向楼上的视线。管家正要去处理,被王俊凯拦住了,他重新系好浴袍,缓缓下楼,拿过小茶几上的烟,边点边问:“你怎么来了?”


林逸良的经纪人早上收到电话,说本下周开拍的电视剧不再需要林逸良。这部戏是周又华找的,除了王俊凯,还有谁敢找他的麻烦。林逸良发了一上午的脾气,中午饭也没吃多少就来景秀园找人了,管家顾念林家,让他进了门,但也在开始告诉他了,王俊凯在忙,现在没空见他。林逸良能等,哪里想到这从中午快到傍晚,王俊凯都没有出现。


这种把戏林逸良知道,王俊凯不过因为前天晚上自己没给他斟茶倒酒,没服软,而对他惩罚么。但王俊凯身边那么多人乐意伺候,又不缺他一个,需要这么计较吗?况且他现在等了他这么久,不代表已经听话了吗,王俊凯还这样拿乔,那要他怎么办?但现在都不是问这些的时候,林逸良扯了扯嘴角,说,“我来看看你。”


“你来看看我?”王俊凯不禁笑了出来,他把火机重新放回抽屉,说,“有什么话直说吧,我还有事。”


如果不是王俊凯的衣装状态,还有脖子上的吻痕,林逸良可能真会以为自己打扰了王俊凯的正事。他暗暗警告自己要沉住气,重新挂上笑脸,问:“楼上是谁?闻白吗?俊凯……”他咬了咬唇上前,“我不是说,我可以比闻白做得更好吗?我会听话的。”


王俊凯拂开他的手,往后退了一步,见林逸良变了脸色,笑道,“我不需要你听话,事实上,你再怎么听话,跟我也没关系了。”


“你什么意思?!什么叫与你没关系?闻白跟你说了什么,你……”


王俊凯不耐烦地打断,“林逸良,你为什么张口闭口都是闻白?你得罪他了吗?”见林逸良还要解释,王俊凯懒得听,干脆与他实话实说,“你自视甚高,不愿屈居人下,而我也不喜欢强人所难。我现在是帮你,并不是收你,你要搞清楚这点。你今天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我还有事耽误不得,你再不直说,我就走了。”


林逸良见王俊凯真要走,忙说:“好,我说,早上我接到了经纪人的电话,是你把我的角色换掉的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对你,我没有这个闲工夫。”王俊凯微微皱眉,心想如果是这事儿,那他没有继续陪林逸良耗着的必要了,他刚转身,林逸良一个激动,伸手抓住了王俊凯的胳膊,王俊凯把他的手拿下,说,“你还有别的事?”


“不是你,还会是谁?俊凯,念在从前交情的份儿上,你帮帮我吧,我会听话的,会很乖,我保证。”


“林逸良,”王俊凯不屑笑道:“你的保证,在我这里,分文不值。至于你听不听话,乖不乖,我也根本不在乎。既然你提交情,念在你父亲的份儿上,我多提醒你一句,做人要忍耐,得体,识时务,不是谁都愿意容忍你的脾气,也不是谁都像你想象中的在意你的过去,如果你自己都看低自己,没有人会珍视你。”


王俊凯说完示意管家将人带走,并交待下回不要让无关的人进门。他进卧室前把烟灭了,才打开门,王源就站在门口,王俊凯见他躲都不躲,揽过那人的腰,亲了下问,“偷听呢?”


“我光明正大地听。”王源扬了扬下巴,“你真不要林逸良了?”


“怎么,你还舍不得了?”


“我才不会呢,脾气那么差,就会惹您生气。”王源说完瘪了瘪嘴,王俊凯将人抱起,走回床边,王源虚虚环着他的,问,“那你会不要我吗?”


“你会担心这个?你需要我吗?未必吧?”


王源听完脸色一变,惊恐地看着王俊凯,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王俊凯却是一脸毫不在意的模样,他收起王源的腿,躺到王源身边,揉捏着王源的耳朵说,“我说过,你跟他们,都不一样。”


王源心中又是一颤,咕哝,“你什么时候说的?”


王俊凯却只是笑,俯身吻着他的眼睑,鼻子,然后才是嘴角,继而撬开他的唇齿。


王俊凯没想到王源竟会在意自己会不会不要他,这小孩不是从来都不愿意待在他身边吗?以前是不闻不问,现在即便问了也从不走心,这会儿见他赶人,倒是心里怕了?或许只是他希望王源会怕。


王俊凯一向看不透王源,他很难把握王源心里真实的想法,王源也从来不说,他们两人之间除去做爱之外,推心置腹的交流很少,同时也并没有那个必要。五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他熟悉王源的喜好,习惯,小动作,表情眼神,却唯独说不出这个人的到底想要什么。


王源现在的成绩,说实话,跟他有直接关系的已经很少了。王源这块金正逐渐展露头角,向这个圈子一点点的散发他的光芒。他不再需要自己一步步的帮他扫清的障碍,也不需要自己一步步托着他往前走,他要离开的话,王俊凯是不会,同时似乎也无法拦着的。


“所以这么长时间,你为什么不走?”王俊凯边吻边问,王源终于回过神,找出了自己说的标准答案:“因为我喜欢你啊,我不愿意走。”


“是吗?”王俊凯望着他,在他眼神里依然找不到任何感情波澜,心道,那就让我看看,能不能让你这句话由假变真。


王源绯闻的落幕,还是靠着那句最老套的解释:只是朋友。只不过这一回的朋友,明目张胆地带上了围观群众喜欢看的娱乐圈资本论——宋祖儿发了微博,欢迎王源加入她母亲为主要董事的话剧项目。


这句话一出,看客们马上开始揣测,王源之前只是在争取机会,还是争取到了正在执行附加任务?又或者是为了事业而委曲求全,出卖色相?


只不过宋祖儿这个条件,怎么看,都不算委屈吧。张子枫是很为宋女士抱不平了,宋女士从不色令智昏,也绝不会只因为她跟王俊凯两人皆向她施压而接收王源。王源听后笑了笑,说,“那原来真是我优秀?”


张子枫不理会王源的反话,一本正经地说:“我一个毛丫头,王俊凯对她也没有威胁,俊凯没提你名字之前,宋女士根本不理会,说了是你,宋女士才答应的。所以自信一点,真的是因为你很不错。”


见王源不表态,张子枫还以为王源还是不愿意去,忙推销宋女士这回的新计划里有很多很不错的演员,他们本来就是话剧或者相关专业出身,这次靠着宋女士,被聚在一起搞创作,对王源来说是个千载难逢的学习机会。


王源奇怪,问:“你怎么对这件事情这么上心?”


“难道不应该吗?且不说我也是当事人之一,这件事情也是因为我做的不周到才引起吧?”


一时间,王源竟无话反驳,可说实话,跟王俊凯关系好的这些人,难道做事的方式与他这样的相像吗,他并不需要这样的“弥补”跟“关心”啊。


张子枫问王源之前有过这样的机会吗,王源说有啊,他之前三月到五月间拍的那部主旋律电影,不就是跟这个同出一撤吗?


“那你拍戏的时候有没有觉得很过瘾?”


王源回想了下那段剧组时光,也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邪,竟会跟张子枫说这些,“我那时在片场,感触最深的除了专业跟敬业,还有就是资历跟年限在这个圈子,就是这个圈子的尊卑观。这不是靠你的靠山你的背景可以填补的,不管你有多少钱,拿过几个国际奖项,有多少粉丝,作为一个年轻人,在一群已经在这个圈子里摸爬滚打几十年的人面前,你永远都是那个最最不起眼的那个。”


“是不是这么严重?”张子枫咋舌,问,“那你那时候辛苦吗?”


“辛苦谈不上,演员嘛,大家也都是这样在剧组生活工作的,只是多少会有一些失落吧,毕竟以前是在被设计的羊圈里成长,感觉自己有些了不得了,走出来一看才猛然发现,天空这么高,土地这样广。”


王源不可能一直都待在王俊凯给的羊圈里,那样他注定无法成长。但如果让他真的完全抛弃这个让他从一无所有变得小有成绩的照顾,他又有些舍不得的。


以前他以为是舍不得王俊凯这座山,自昨天王俊凯问了后,他也有些疑惑了。如果真是靠山,那为什么自己那个时候,回答不出王俊凯的话?


此刻,张子枫正跟王源在江边晒太阳钓鱼。她在等宋祖儿拍广告,而王源是过来把新晋话剧演员陪大小姐游山玩水这出戏演好。张子枫叼着根草,躺在草坪上,戴着墨镜挡着太阳,大大叹了口气,说,“你们演员也好麻烦。”


“那是我危言耸听,你别信。”王源抱膝坐在一旁问,张子枫自顾自言:“我觉得你应该把你跟我说的告诉王俊凯。”她见王源不愿,又问,“为什么,你觉得他会不理解?”


“不是。”王源想到了这些年王俊凯对他工作的“审核”,“不管他是否可以理解,他都会把这件事,当做是我的困扰,并用他的方法帮我解决它们。但我并不需要他解决,他不是超人,他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也无法知道我是不是希望他这样做。可惜他自己并不清楚。”


张子枫却不认为这个是一个问题,觉得王源在自找麻烦,甚至浪费了王俊凯对他的关爱,她不禁反驳,“王源,你真的是我第一个在景秀园遇到的人,你对王俊凯,是非常不一样的。他为你解决,是关心你,爱护你,你如果不需要,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你觉得他会听不懂?还是会一意孤行,王俊凯不是这样的人,你不说,他……”


“张小姐,我觉得你把住在景秀园这件事看得太重了,也把我在王俊凯心里的地位看得太重。在你没有遇到我之前,作为好友的你,觉得王俊凯身边,他最重视的那个伴侣是谁?”张子枫答不出,王源替她说,“一般人都会觉得是闻白。因为王俊凯不在意展示他,不会遮掩他,闻白与王俊凯,是一组关联词。你觉得如果真是像你说的我是如此与众不同,那为什么你会现在才发现?”


张子枫不知如何作答,王源笑了笑,揪着脚下的草,吧嗒吧嗒,一颗又一颗。


“他是一个很好的人,帮助了我很多,但是我不希望我成为他的责任,因为他并不需要对我负责任何事情。如果抛去责任心,他还愿意为我解决,那是我王源有眼无珠,辜负了他。”



评论

热度(973)

  1. 抹茶蟹圆子肚子源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