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子源圆

微博id@肚子源圆 欢迎互粉~
岁月情长 竹马无双
凯源cp粉在此 我爱山城小竹马

得寸进尺

哈哈哈哈看了这个系列每天看恋爱时代都觉得下一秒钟源源就能喊出来童童!

神明仙贝:

感谢各位读者老爷的关心和私信,手术很顺利啊哈,然后躺病床上给各位发篇存货先爽一下,哈哈哈。知道你们看恋爱时代都要飞升了,噗


==================================




每半个学期学校都会有分班考试,像邬童这个全年级一霸自然不会理解班小松的苦。班小松的妈妈给班小松下了最后通牒如果班小松考不进重点班放暑假就要给他报五六个补习班一直上到他进重点班为止。班小松那个愁啊,美好的暑假要用来上补习班什么的简直了,训练的一整天都是愁眉苦脸,沈佲不经调戏他道,“呦,这是跟哪个妹子告白失败了吗?”班小松摆了摆手朝着沈佲抱过去,“阿佲!救我!”沈佲接住班小松的两条膀子,“干啥呢,哭天喊地的。”话才刚说完就感觉背后一凉,“握草!”沈佲尖叫出声,原来是邬童趁他不备将一罐冰可乐塞进了他的衣领。




“童童!”班小松一边趴在沈佲的怀里一边转头向邬童撒起娇,“童童你最好了。”




邬童都快把沈佲盯出一个洞来,沈佲赶紧将班小松推开,班小松叫了声啊然后一屁股坐到了草坪上,“阿佲你好狠毒!”班小松学起了古装剧里遭遇毒害的妃子,“皇上!本宫的骨你的骨肉儿~”邬童无奈笑了两下然后对坐在地上的班小松伸出手,“就JB你会装。” 班小松握住邬童的手,“谢谢皇上,皇上快叫人打沈公公100大板!” 




沈佲翻了个白眼给班小松,“哦那你有老公好棒棒哦。”




班小松赶紧触电一样松开了邬童手,“什···什么老公不老公的。”




邬童在一旁就没说话,听见班小松反驳沈佲倒是有些不爽,就那么介意被别人把他们开玩笑开到一起吗,瞬间黑了脸转身回到队里。班小松完全搞不懂发生了啥,自从那天在天台,邬童对他酱酱酿酿了之后,他心里看见邬童还怪不好意思的,可是见着真人习惯性的撒娇耍赖又上来了,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沈佲一看这架势估计班小松玩大了,赶紧扯了扯他的衣服说,“你啊要没那心你招惹他干嘛呢。"班小松不太懂,但是他又不知道自己哪里惹了邬童不高兴,“我去跟他道歉嘛。”




“你哪错了?”




“不知道。”




“不知道还道歉?”




“可是···可是童童不理我怎么办。”




这家伙是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还是根本就是一个糊涂虫,明明对女生的恋爱雷达不是挺敏捷吗?沈佲倒不知道怎么帮班小松了,如果自己说得太明显的话显然不是邬童的本意,但是不提醒的话,像这两个人不点明不说清就永远会存在有误会。




“你就这么害怕他不理你?”




“当然啊!”




“那他有了女朋友之后哪还有空理你啊,你谁啊。”




“可是他没···”




“他迟早会有。”沈佲说完拍了拍班小松的肩膀,这么说的话,最起码可以让班小松纠结一段时间了。这下班小松还没纠结完换班,还要纠结邬童以后有女朋友会不理他的这种事,像他这么性格简单的人大部分时间都放在球队吃还有去哪里玩上了,哪里还有闲功夫在这里思考儿女家常。




班小松头一回没有主动找邬童和好去了,他心里听了邬童话失落得很,邬童跟他同学也不过就是一两年的事,以后考了大学,去工作,两个人的友情还能维持多久呢,而更让班小松郁闷的是,邬童的那份关心要分割给其他人。虽然像他们几个玩得好的,邬童对朋友真的都不错,但班小松总觉得自己比较特别,是邬童最铁最铁的那个哥们儿,思来想去他还是放弃不思考了直接将问题扔给邬童。




邬童正在跑道上练习长跑,这边收到班小松的微信停下脚步去看,这货还真发得出来,理直气壮的口气邬童都可以想象出来。




【童童,就算你交了女朋友也不能完全不理我吧。】




邬童才不要这个家伙有路可退,【那可不行,放着我对象跟你出去玩,你这是想我分手啊。】




【那···就一个小时,每天你就给我一个小时好不好?】




【不好】




【一个小时都不行吗?那半个小时呢?】




【没空】




班小松苦着一张小脸望着手机屏幕上的两个字,忽然就委屈难受了,然后直接翘掉了下午的练习,还补习什么啊,铁哥们都要给整没了。沈佲见班小松最热心的棒球练习都不来,有点担心他的情况,正好宋北他们班离班小松很近,就发信息让宋北放学的时候去看看班小松。宋北看着沈佲的短信还以为班小松和邬童吵架,放学直接进到班小松的班级里面找出班小松跟他一顿灌鸡汤。班小松拉着宋北的衣袖说不是那样的,宋北问他那是怎么样,班小松问宋北,“小北北,你说你以后交女朋友后还有空跟我还有沈佲他们出来玩吗?”




宋北笑着说道,“那当然,我女朋友也要有自己的时间啊,跟你们出来玩这不是随叫随到的吗?”




“可是童童说···他说他没空。”




“啊?是吗?没想到童哥这么喜欢他女朋友啊,反正我该和哥们出来还是要出来的。”




“·····”不听宋北的话还好,一听就更难受了,班小松觉得自己就算交女朋友也会愿意花时间给兄弟朋友啊,怎么邬童就这么小气呢。




宋北听班小松没有再回话了,转头一看,呦班小松两只眼睛红红的脸颊早就湿了一片,“怎么还哭了呢。”宋北赶紧从兜里掏出纸巾,对付姑娘哭他还能抱着哄哄,那对着班小松哭他总不能也抱着哄吧,可是看班小松的肩膀一抽一抽的还真是让人心生怜爱,【怎么办啊,他给整哭了。】宋北赶紧给沈佲发信息,沈佲故意在邬童旁边给宋北发信息,邬童嫌弃的往旁边靠了靠,“干嘛啊靠那么近。”




“邬童,你家班小松给宋北整哭了。”




“啊?”




“喏,你看。”沈佲把手机递给邬童,邬童看一眼就炸了,他早就怀疑宋北这小子对班小松有点不对,上回在班小松家看见宋北他可是没忘呢。邬童直接二话不说跑去班小松的班级,才到班级门口就看见班小松可怜兮兮缩成一个小球蹲在班门口,宋北在一旁坐着搂住他肩膀。




大概是对邬童太过熟悉,邬童的身上有一股特殊的香味,有点像消过毒的柠檬,这被沈佲笑称为有钱人的高级洗衣粉味,班小松对这个味道最为熟悉,他曾经被邬童拉进过他家的宾利车里,班小松歪在邬童的身上笑眯眯地问他,“邬童,你家好像批发柠檬的哦。”




见到邬童来了,宋北松开了班小松的肩膀站起来靠近邬童低头在他耳边说,“童哥,对女朋友好,也别忽略了哥们啊。”




邬童蹲下身子对宋北和沈佲摆手示意他要单独和班小松谈谈,沈佲及时拉走了还想继续给邬童灌鸡汤的宋北。班小松微微抬起头看见邬童就在他面前,心里也不知道说什么好,邬童用手弹了弹他的脑袋,“就TM会装可怜。”




“呜呜···”




“我把时间花自己女朋友身上不是天经地义吗,你有什么委屈?”




“我不是···我就是···”班小松话说得断断续续,其实他完全不会思考了,这个问题太复杂,他觉得自己的脑子都要炸了,他和邬童做朋友可不想让对方觉得自己是这样无理取闹的家伙,比起任何,他现在拉邬童成为一个队的队友,成为了可以一起玩的朋友,就已经比很多人都幸运了。他不应该这么贪心,邬童有自己的生活爱自己喜欢的人太正常了,怎么就他想不通。




“那···那我···舍不得。”




邬童听着一愣,摸了摸鼻子掩饰自己的紧张,这家伙在说什么啊,邬童忍不住在心里开始跑圈。




“你就····就给我十分钟,每天,每天我就只要童童理我十分钟就好,我还有很多事情想跟你说呢,以后也有很多,要是你不理我,那我跟谁去说呢。”




邬童看这个情况再逼下去班小松可要疯了,“我给你24个小时。”




“啊?”班小松呆住,连刚流出的鼻涕都忘了擦,邬童将自己的校服外套衣袖伸过去帮他擦干净脸上的眼泪和鼻涕,“我说我给你24个小时。”




“那你女朋友····”




“你丫哪只眼睛看到我有。”




“但阿佲说你以后总会有····”




“那也给你24个小时。”




“你女朋友生气怎么办····”




“关我屁事。”说着邬童将班小松从地上再一次拉了起来,“你他妈腿都不会麻吗?”




“童童···那···那你帮我补习到我进你们重点班吧!”




邬童敲了敲班小松的脑瓜,“嘿,你TM还得寸进尺了嘿!”



评论(1)

热度(2062)